4月23日起訪問的總統,在問題上相繼發表了一系列傾向於日本的言論,包括宣佈釣魚島處於“日方實際管轄”範圍內,及《日美安保條約》適用於釣魚島,甚至表示“不能容忍通過武力、恫嚇等手段改變現狀的任何企圖”,等等,日方報道稱,《日美聯合聲明》中也可能將明確提及“《日美安保條約》適用於釣魚島”。
  就在同一天,美國空降第173旅的150名官兵從意大利維琴察,抵達波蘭西波莫瑞省空軍基地,參加預計將持續進行一個月的波蘭-波羅的海三國聯合軍事演習,此前一天,五角大樓發言人約翰。柯比表示,美國計劃在4月28日前,向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派出總計600名的美軍官兵,目的是參加上述聯合軍演。更早一些,4月17日,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會見波蘭國防部長謝莫尼亞克時表示,美國將延長其空軍在波蘭駐扎期至年底,並將在一系列軍事領域持續展開合作。柯比表示,此舉表明“美國正認真對待其在歐洲的責任”,而波蘭國防部更直言不諱,稱此舉“貫徹了美國根據北約第五條款,參與集體防禦的證明”。
  之所以在同一天內兩頭示強,美國可謂不得已而為之。
  對於奧巴馬和民主黨而言,“重心轉移”,是其外交招牌之一,是斷乎不容置疑、更不能失敗的;但同樣,面對俄羅斯這個冷戰老對手的逼人氣焰,倘繼續顯得“軟弱可欺”,政治後果也可想而知。這意味著一方面奧巴馬必須繼續其“戰略重心轉移”,以證明自己的“外交招牌”毫無問題;另一方面又必須在北約東部前沿國家有所動作,以證明自己有能力保護靠攏西方的前“東方”國家,有能力制約俄羅斯的“狼子野心”,保護自己和西方盟友的根本利益。這“兩條腿”中任何一條有所偏廢,就意味著奧巴馬和民主黨的戰略性失敗。
  但美國的財力、精力、軍事力,都不允許其搞出“雙重心”。3月4日奧巴馬提出的新財年美國國防預算中,2015財年雖有所增加(增加110億美元至6230億美元),但2016財年就將減少(390億美元)。在龐大的削減赤字壓力下,五角大樓和軍方不得不一面絞盡腦汁討價還價,一面忍痛削減開支,減少預算和壓縮規模,在這種情況下,“單重心”已勉為其難,“兩手抓、兩手都要硬”只恐是辦不到的。
  事實上,奧巴馬的“戰略轉移”存在許多難以剋服的掣肘:預算問題積重難返,並非旬日間可以解決;在烏克蘭危機中向俄羅斯示弱,或無力為加入歐盟、北約的東歐、前蘇聯“前線國家”提供保護,則不啻於政治自殺。前者註定美國軍事“總盤子”將不得不收縮(至少無法擴大),後者則意味著美國不可能繼續削弱歐洲的軍事存在(如果不是加強的話)。
  現實中奧巴馬採取的對策,是“虛虛實實、有選擇地添菜”。
  在歐洲方面,他拒絕為既沒加入歐盟、也沒加入北約的烏克蘭提供保護,儘管拜登的基輔之行給了價值800萬美元的軍援,卻都是些“非致命性軍事援助”。但對於已加入歐盟、北約的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,他則幾乎在第一時間派出戰鬥部隊和空軍戰鬥機,作出“履行集體訪問義務”的姿態,其目的,是希望以較小代價安撫北約“前線國家”,並震懾俄羅斯,使之不敢過為已甚。
  在東亞方面,自2011年奧巴馬政府宣佈“戰略重心轉移到亞太”至今兩年多,這一政策給人的感覺,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。烏克蘭危機發生後,更多渴望美國“保護”的亞太國家愈發懷疑,一旦和中國發生對抗,美國“會否真來幫忙”,奧巴馬必須有所表示,才能對這些國家進行安撫。在這種情況下,唱一下“高調”,秀一下肌肉,既可向盟國表明“美國來了”,也能向國內選民、政治對手錶示“政府在作為”,更有意警告地緣政治對手“別過來,我在這裡”,至於是否口惠而實不至,則只有走著瞧了。
  除此之外,奧巴馬的另一構想,是鼓勵日本修改和平憲法,解禁集體自衛權,讓日本在亞洲給美國“搭把手”,彌補美國軍力、財力之不足,而要做到這點,就勢必更得在言辭上“嚮日看齊”了。
 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高腰

cwnghohhpcu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